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李若浮 | 10th Jan 2006 | 一些想法 | (601 Reads)

Picture最近一個話題蠻流行的﹐就是香港的深層矛盾。
突然想起羅大佑的《青春舞曲》﹐哈﹐說的不正是這些問題嗎﹖

青春舞曲

羅大佑

香港如何飄香 鄉裏歡聚異鄉
東與西聯營開張 新市民舊土壤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怎麼城市需要青春不老的仙藥
高速的遊戲命老化但仍舊活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裏風聲風向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沖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怎麼城市需要文明去換不老藥
只因美夢要堆砌軀體都要生存著
怎麼高樓似一片樹林建在荒山上
因這裏風聲風向風霜變幻無常
拋開銅鐵刀劍為何以銀彈較量
不管叫躍進沖刺升級總要分強弱
千千種路線主義是誰最大方漂亮
只須有金光普照不管太陽或月亮

不同心 同用良心思想
為何高聲各自叫嚷卻不能再原諒
不同聲 來自同一家鄉
為同一心 願同樣不自覺地流淚或拍掌

太陽下山明朝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我的青春一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別的那樣呦 別的那樣呦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荊花謝了菊花照舊年年開
西風弱了東風繼續時時來
繁盛文明是否以後尚在
黑錢白眼金咭赤字何時更改
青春綠印碧海鐵幕何時回來
別的那樣呦 別的那樣呦
但我只得膚色染 萬萬年代

香港如何飄香 鄉裏歡聚異鄉
東與西聯營開張 新市民舊土壤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家國應如何稱呼 黑眼睛黃皮膚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一畝梯田容萬千住戶 關帝遙望天父 關帝遙望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