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李若浮 | 13th Dec 2006 | 轉貼文章 | (1529 Reads)
   目前,世界上約有100個國家127個仍保持原名的共產黨或堅持馬克思主義性質的政黨(蘇東劇變前世界共產黨總數是180多個,劇變之初降到120多個。此外,還有20餘個從過去的共產黨改名或分裂出來的黨),黨員總人數約700多萬(不包括中共),黨員人數過萬的共產黨有30個,執政和參政的共產黨約 25個。共產黨從地區分布看,亞洲29個,非洲8個,歐洲55個,大洋洲3個,美洲32個。從國外共產黨力量現狀看,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原蘇東地區國家和越朝老古現存社會主義國家的表現各有不同。  (一)發達國家大多數共產黨仍保持原名稱,但力量有所下降,一些小黨小組織還在為自己的生存問題而努力。

  發達國家共產黨受蘇東劇變的沖擊最為嚴重,力量損失很大。西歐地區尚有21個共產黨,近百萬黨員,力量和影響較大的有法國共產黨(現有黨員約14 萬)、葡萄牙共產黨(現有黨員9萬)、意大利重建共產黨(現有黨員9.6萬)和意大利共產黨人黨(現有黨員3.5萬)、西班牙共產黨(現有黨員4萬多)、 希臘共產黨(現有黨員約3萬)。還有德國民主社會主義黨(現有黨員約7萬),是原民主德國統一社會黨的繼承者,雖不是共產黨稱謂,但堅持馬克思主義和社會 主義信仰,在德國東部有一定影響。在北歐地區的芬蘭、丹麥、瑞典、挪威等國仍有多個共產黨組織。這些黨的黨員數量多則幾千人,少則幾百人。美國共產黨(現 有黨員約8000人)主要是由一些左派和反政府人士組成,但是美國的合法政黨。日本共產黨(現有黨員約40萬)是目前日本所有政黨中組織最為嚴密的政黨, 基本形成覆蓋日本全國的組織網,黨支部發展到2.5萬多個。該黨在日本政治生活中有一定影響,在一些縣、町中的作用明顯。

  共產主義仍是多數發達國家共產黨繼續堅持的奮鬥目標,但主張實現這一目標的方式是通過民主的道路來改造現行資本主義,“超越資本主義”,主張民主、自 由和人權的價值觀。圍繞黨的方針政策,在西歐許多共產黨內部,存在著傳統派與現實派兩種勢力的鬥爭,這種分歧導致一些分裂,有的正面臨分裂的危險。在現代 科技迅猛發展和社會階級結構日益變化的新形勢下,特別是在新自由主義和“第三條道路”盛行的情況下,西歐國家的共產黨很少能提出有吸引力的政策主張,影響 力大為削弱。法共前主席羅貝爾•於等人認為,在歐洲,“不管什麼類型的共產黨,無論其名稱如何,無論其參政與否,都無一例外地陷入嚴重的生存危機”。如何 維持生存,對像北歐、英國等國的小黨而言,始終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二)原蘇東地區共產黨力量繼續存在,一些黨內部派別眾多,情況比較複雜。

  原蘇東國家現有共產黨約30個,有一定影響的只有俄羅斯共產黨(黨員約50萬人)、捷克和摩拉維亞共產黨(黨員約14萬人)、烏克蘭共產黨(黨員11 萬左右)、阿塞拜疆共產黨(黨員約6萬)、摩爾多瓦共產黨人黨(黨員1.6萬)等。該地區有一定影響的共產主義政黨和組織主要是由原來執政的共產黨內不同 意改變黨的名稱和性質、仍堅持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的派別組成,但多數共產黨已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共產黨。除個別黨外,絕大多數政黨是合法政黨,有一部分黨 進入議會。在沒有改名的共產黨中,大部分人數不多,影響較小。原蘇東地區的共產黨總體而言目前已渡過為生存而鬥爭的階段,有的黨員人數略有增長,但主要大 黨面臨深刻危機。如俄共近年來,在中右翼勢力的夾擊下,社會支持率一再下跌,內部分裂,組織隊伍進一步萎縮,黨員老化,影響力明顯不如以往。在國家杜馬選 舉中僅獲得12.9%的選票,不再是杜馬中的第一大黨,明顯被邊緣化。

  (三)發展中國家共產黨繼續在困難中探索。一些政黨通過調整,獲得了新的發展,一些政黨仍未擺脫困境。

  亞洲發展中國家共產黨數量較多,黨的力量有強有弱。力量較強的首推印度共產黨(馬克思主義),現有黨員79.6萬人,並有下屬群眾組織的會員4059 萬人,是全印最大的左翼政黨。印度共產黨現有黨員50多萬人,所屬群眾組織680多萬人。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有黨員11萬左右。在本國有一定影響的 還有敘利亞共產黨(費薩爾派)、黎巴嫩共產黨,但黨員都只有數千人。東南亞有些國家的共產黨由於主客觀原因,力量一直下降,近年來逐漸銷聲匿跡。

  拉丁美洲一些國家的共產黨一直是左翼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本國政壇有一定影響的主要是巴西共產黨(約有20多萬黨員)、智利共產黨(約有4•7萬黨員) 等。巴西共支持現在的盧拉政府,動員全黨積極參與國家改革,取得參政地位,黨的影響不斷擴大。委內瑞拉、烏拉圭等國的共產黨的人數只有數千人,在國內基本 上沒有什麼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南非共產黨(黨員約2.3萬人),在其實現了由非法政黨向合法政黨、由在野黨向重要參政黨的兩大飛躍後,近年來積極維護三方聯盟,調整鬥 爭策略,政策更加務實,黨的隊伍和影響不斷擴大,在南非非種族化、和平民主變革、解決工人階級貧困化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發展中國家多數共產黨都在重新認識社會主義的一些基本問題,主張從本國實際出發,走本國特色的發展道路,采取合法鬥爭方式,逐步積蓄力量,分階段實現 自己的鬥爭目標。實踐證明,從實際出發,及時調整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走自己的路,這對發展中國家的共產黨而言是比較明智的選擇。如果保守僵化、一成不變, 可能引起黨內分裂,導致內外交困、力量萎縮。

  (四)越、朝、老、古執政黨繼續進行政策調整,執政地位和作用有所加強,政治與社會保持穩定,但仍面臨著外部敵對勢力的嚴峻挑戰。

  越南共產黨(現有黨員247.2萬人)、朝鮮勞動黨(現有黨員約400多萬人)、老撾人民革命黨(現有黨員12.4萬人)、古巴共產黨(現有黨員86 萬人)是國外幾個現存社會主義國家的執政黨。在經受住了蘇東劇變的巨大沖擊後,越、朝、老、古四黨堅持黨的領導地位和社會主義制度不變,保持了國內政局和 社會穩定,在經濟上進行不同程度的政策調整。相對而言,越、老經濟調整力度較大,政治改革方面也有一些舉措,但四國仍面臨著西方國家分化和打壓的嚴峻挑 戰,經濟發展與國家安全矛盾突出,不得不把維護國內政局穩定作為黨的工作重點,特別是在朝、古兩國,維護執政黨地位和政局穩定成為頭等任務,這在很大程度 上延緩了本國政策調整和經濟發展進程。隨著來自國內外要求政治改革的壓力越來越大,四國在保持經濟發展與維護社會穩定過程中所面臨的困難會更多。

  (五)在經濟全球化和資本國際化迅速發展的背景下,國外許多共產黨強調不同形式的左翼聯合並頻繁參與地區和國際性活動。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地區一體化進程加快,以新自由主義為指向的資本國際化迅速發展。為了反對資本主義全球化和適應政黨特別是歐洲各主流政黨建立地區性或 國際性聯盟的趨勢,一些國家的共產黨重視對外聯系和交往,通過相互出席黨代會、黨報節,舉行多邊會晤和召開國際會議等形式相互借重、相互支持並交流情況, 共同探討新形勢下如何聯合自強的應對方略。

  近年來,歐洲共產黨舉行了多次區域性會議,並在左翼論壇的基礎上,建立了統一的歐洲左翼政黨組織。2004年5月8—9日,來自歐洲14國的共產黨和 其他左翼政黨的300名代表出席了在羅馬召開的“歐洲左翼黨”成立大會,意重建共、法共、德民社黨、西共、希臘左聯黨等16個政黨成為歐洲左翼黨成員,盧 森堡左翼、意共產黨人黨、塞浦路斯勞動人民進步黨成為觀察員。會議通過了歐洲左翼黨宣言和黨章,選舉出黨的領導機構,意重建共總書記貝爾蒂諾蒂當選為新黨 的主席。黨的總部設在布魯塞爾。會議強調歐洲左翼黨是開放的,是在尊重各成員黨特性和各國實際的基礎上成立的政治組織,其宗旨是推動左翼聯合與振興,捍衛 民主權利,維護世界和平。

  拉美國家的共產黨定期舉行地區性國際會議,十多年來一直堅持舉辦每年一次的“聖保羅論壇”,其中2001年12月在古巴哈瓦那召開的第十次會議規模最 大,來自86個國家、138個政黨和組織的3000名代表和觀察員與會。“聖保羅論壇”已成為拉美地區左派政黨和進步組織及世界其他一些國家左派政黨的的 規模較大的重要聚會。這些多邊交往活動推動了拉美和相關地區的左翼力量相互間的信息交流和協調配合。

  南亞、中東及地中海地區的共產黨和其他左翼政黨,也不定期地舉行了地區性國際研討會,共同探討社會主義前景問題。

  各國共產黨在保持自主性基礎上交流經驗,團結合作,反映了它們希望通過相互協調與合作來反對資本主義、以國際鬥爭來反對資本國際化的客觀需要和主觀願望,這種團結聯合的態勢將進一步發展。

  (六)國外共產黨總體上走出困境還需較長時間,但這一批判和取代資本主義的力量是不會退出曆史舞台的。

  在當前新自由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風行的情況下,國外共產黨力量還是比較弱小的,雖整體上從蘇東劇變初的動蕩、混亂、衰退中穩住了陣腳,但發展空間仍然 有限,大多數國家共產黨的生存、發展仍很艱難,少數國家共產黨力量能保持過去水平,在探索中逐漸發展。總體而言,作為意識形態特征明顯且曆史較長的傳統政 黨,國外共產黨日益邊緣化,現實中的內外環境並不樂觀,世界社會主義在總體上還處於低潮。國外共產黨要從整體上走出困境、實現更大程度的發展,仍然需要一 個相當長的曆史時期,但這一批判和取代資本主義的力量是不會退出曆史舞台的。

  國外共產黨普遍認為,當代世界是多樣和複雜的,充滿活力、對抗和矛盾,同時又是相互依存和聯系在一起的。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之間、資本和勞動之間的矛 盾仍然是當代的基本矛盾。發達國家的一些共產黨以批判精神探討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曆史地位,認為社會主義作為發達國家的重要社會運動,將伴隨著對資本主 義的批判而始終存在下去,社會主義理想將仍然會成為西方國家不少有志者的奮鬥目標。各種社會主義力量將繼續以變革和批判資本主義制度為使命,深入揭露資本 主義制度的種種弊端,反對資本主義社會的一切剝削和壓迫制度。在當前及今後較長一段時期裏,由於新自由主義式的全球化所帶來的嚴重弊端加劇了社會的基本矛 盾,特別是損害了一度相對平穩的勞資關系,激化了階級矛盾,發達國家已經出現了冷戰時期所未有的諸多新矛盾、新問題。這些新矛盾新問題在給統治階級造成新 挑戰的同時,也給社會主義運動帶來了某些新機遇,釀成了反對和批判資本主義的新動力。目前,包括共產黨在內的各國社會主義力量不僅大都看到了這一新情況, 而且還試圖充分利用這一新機會,以實現振興本國社會主義的曆史性任務。從近年來西方左翼力量發起的一系列反全球化運動中,人們已不難看到這一發展趨勢。

  從共產黨自身力量發展來看,也出現了一些有利因素。首先,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共產黨,面對經濟全球化、世界多極化和國際關系民主化發展的時 代浪潮,面對全球化時代資本主義咄咄逼人的態勢和自身當前的困難局面,都意識到加強聯合、相互借重的重要性。一些共產黨主張加強共產黨之間的區域和國際聯 合,制定出“可行”、“有效”的聯盟政策,並探索實行聯合的方式和途徑。還有一些共產黨呼籲,要加強共產黨、社會黨之間的雙邊特別是多邊合作,形成一個包 括社會黨、綠黨在內的左翼聯合陣線。有些共產黨組織在分裂多年之後開始出現走向合並的趨勢,紛紛聯合起來以壯大自身力量。其次,隨著現代通訊技術和媒體的 不斷發展,國外共產黨的宣傳方式、活動方式也在不斷進步,有利於加快黨的現代化和擴大黨的影響。再次,蓬勃興起的反全球化運動、反戰運動等也已成為除共產 黨之外批判資本主義的另一類政治力量。這些社會運動和政治力量擴寬了世界各國共產黨的政治實踐領域,為實現自我突破,擴大生存和發展空間提供了機遇。

《當代世界》第280期

http://www.idcpc.org.cn/globalview/zddlj/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