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下一篇 »
李若浮 | 28th Feb 2002 | 維港左岸 | (506 Reads)

從米蘭到鑽石山的意大利神甫
甘浩望專訪

李若浮
2002年2月28日

Picture

甘浩望神父,大家都叫他作甘仔,對時事稍有認識的人都會記得他,他是社會運動的活躍者,從早期的艇戶上岸事件到近期的港人內地子女居港權事件都有他的身影。

他是一個神父,同時他也是一個毛澤東主義者。究竟,一本聖經和一本毛語錄可以擦出怎麼樣的火花?

記﹕李若浮
甘﹕甘浩望神父

記﹕久仰您的大名了,您好!
甘﹕你太客氣了,不用說客套話,直接開始就好了。

記﹕可以簡單地介紹一下您的經歷嗎?
甘﹕嗯,我1948出生在意大利米蘭市,在米蘭教區做的神父,經常有機會四處傳教,幫助窮人。意大利南部很窮,和北部的富裕有很大的差別,從那時就開始關心政治。到了1966年,中國爆發文化大革命,全世界都很關心中國的局勢,報紙、收音機每天都有廣播,心情很激動,所以就到了香港,這樣可以比較接近中國,結果就在香港住下了。

記﹕以我個人的理解,宗教是唯心主義的,馬克思哲學則是唯物主義的,為什麼兩者可以並存呢?
甘﹕中文的“唯”是不是只有的意思?
記﹕是的。
甘﹕那就對了,這是翻譯的問題。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唯心”,也沒有絕對的“唯物”,凡事都是相對而言,共產黨里可以有基督徒,法輪功也向共產黨員招手,所以兩者沒有太多的矛盾,只是看“唯心”的成分多還是“唯物”的成分多而已,其實教會的思想也不是統一的,教會分很多派別,也有唯物的思想。

記﹕有些人稱您為毛派,你對這種稱呼有什麼看法?
甘﹕可以接受,毛澤東是一個很偉大的人,如果沒有他,中國的革命可能沒有這樣成功。人們總是容易忘記過去的事,中國對毛的評價太低了。

記﹕作為一個神父,您是如何平衡信仰和政治的呢?
甘﹕政治是廣義的,不能把一群坐在一起開會的人稱為政治,除了政黨政治以外,社會運動也是政治。宗教信仰是討論人要如何生活,如何面對問題的哲學,政治是如何令世界進步,令人民生活改善的哲學,兩者是共通的,所以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應該關心政治,而不是只是祈禱。單是政黨的政治(代議民主)太狹隘了,新世界是不需要政黨的。


[1] 甘浩望網站

[引用] | 作者 李若浮 | 10th Jan 200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