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李若浮 | 5th Jul 2004 | 維港左岸 | (771 Reads)

左翼、經濟、看七一

李若浮
2004年7月5日

作為一個標誌,“七一”遊行有很多解讀,“民主派”習慣於將之定義為政治不滿,民建聯則將遊行解釋為經濟上訴求,也有人認為是兩種矛盾激化所致。

2003年“七一”遊行的目的比較明顯,因為市民認為基本法23條立法會限制言論自由,在政治上受到了壓力。但2004年的第二次的“七一”游行,在沒有23條立法的威脅下,依然有50萬市民上街抗議,相信這說明了遊行本身是一種基層集體力量的覺醒。

“七一”遊行可以作為香港歷史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比較起香港一般只有數百人參加的普通遊行來說,“七一”遊行不僅參與的人數多,而且是香港人第一次通過遊行達到了政治目的,遊行導致了兩位官員下台,23條立法也無限期押後,這在殖民地時代是不可想像的,在規模上也只有六四的遊行可以與之比較,不同的是,六四並非香港內部事務,而這次則是香港人因為自己的事情而上街遊行。

寫作這篇文章時,香港正為第二次“七一”遊行是五十二萬還是二十五萬而爭論不休,但無論是“五十二”還是“二十五”都說明一點──香港真的有很多人不滿,而且通過一次遊行還不能夠舒緩怨氣,這對特區政府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筆者認識一些參與游行的團體,他們參加遊行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很大部份是因為經濟民生問題,特別在第二次的遊行中提出了不少民生訴求,除了主流民主派和民間人權陣線以外,還有不計其數的基層團體,如全球聯陣、基層大學、職工盟、街工等,其中特別醒目的標題就是“不要貧富懸殊”、“制定最低工資”等口號[1]。

弔詭的是,和基層團體或者廣大市民的訴求相反,民主派議員在最低工資的投票上全部投了反對票[2],而遊行的另外一個搞手,壹傳媒的老闆“肥佬黎”更加在他控制的媒體下大力反對最低工資。當然,在主流媒體的渲染下,這些社會精英又突然成為了反建制的英雄。

民主派在論述特區政府面對的問題時,經常陷入“制度萬能”的陷阱,除了“倒董”以外很少政治訴求,普選對於民主派來說已經是目的,他們的邏輯是普選=有民望的政府=解決政治危機。當然,如果董先生下台,短期內可能會因為心理因素令經濟有所反彈,但這肯定不是恢復經濟的最好方式。

同時,無論對游行持什麼態度的傳媒,也幾乎清一色地報導這些民主派的政治訴求,而很少報導基層的聲音,基層的民生訴求反而被民主派的政治訴求遮蓋了。這也令第二次游行出現沒有特定的主題的怪現象,沉默代替了以往的激烈口號。

歸根結底,還是經濟因素影響了上層建築。主流看法認為在回歸後,特區政府推行的若干政策都是在主導市場,由“積極不干預”轉變成積極干預,而由這些政策影響到香港的經濟,令香港的經濟下滑,這種說法過於簡單化了。

8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香港的制造業北遷。大量香港勞動力投入了服務性行業,幾乎是自動地放棄了亞洲數一數二的製造業,整個90年代香港的經濟就由地產炒賣來帶動,但是這種沒有實際生產的,可以說是浪費勞動力的生產關係畢竟是不能長久的,這就是後來眾所週知的“泡沫經濟”。

確實,香港政府自1970年代夏鼎基就開始推行“積極不干預政策”,港英政府對香港的經濟基本上沒有干預,但在實際層面上,港英政府對經濟的控制還是有其方法的,例如興建新機場、公路、公共房屋等方式就可以調節控制經濟的發展[3],說到實際層面,回歸後的政府的經濟政策變化並不大,分別在於“泡沫經濟”實際上並不能支撐經濟發展。

香港有一半人口居住在公共房屋內,而1997年香港政府的收入又有2/3是來自賣地收益的,這樣窄的稅基,導致香港政府依賴地產商的必然性,令政府和地產商產生了一種命運共同體的關係(你好我也好,你不好我也不好),這種關係在1997年初期有相當大的調整,八萬五建屋計畫就是代表作。這種措施很大程度地損害了香港大地產商的利益,而中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又是大地產商轉嫁傷害的對象,直接打擊了香港的經濟活力。而在亞洲金融風暴后,很快香港政府就學會了“遊戲規則”,開始停止賣地等政策,180度轉向變成一種討好大商家的政策,這種政策一直持續了幾年,以至“七一”游行時的一大口號成為“官商下台,人民上台”。

民主派信奉的自由主義經濟學認為“唯有市場交換才是資源配置和分配財富最有效率的機構,為此他們反對國家干預和壟斷,主張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4]”。通過“外判”、“精減架構”等方式增加競爭力,而老板有錢賺,工人也會有工開。由這幾年得出的經驗,外判並不會減少失業率,特區政府遵行了這樣的原則,諸如數碼港的外判工程、公共房屋的外判工程等。在這一點上,政府和反對派的理念居然出奇的相似。但香港的經濟增長不能以犧牲就業率為代價,不能說一方面追求民主自由,另一方面損害大眾的利益,如果普選後產生的政府更加傾向自由主義,只會令失業率更加高,這對於香港的打工仔來說,只會更加不利。

1 勞工基層參與七一大遊行:http://www.globalnetwork.org.hk/71/
2 香港立法會會議紀錄:http://www.legco.gov.hk/yr99-00/chinese/counmtg/voting/v1705002.jpg
3 任志剛:政府並沒有乖離積極不干預政策《信報》1998年8月24日
4 王焱:經濟史研究的新範式《二十一世紀》1992年10月號

文章刊登於《後特區啟示錄》,香港青年政策研究所@CUP出版,2004年10月初版


[1] 測試一下回應功能

測試一下回應功能


[引用] | 作者 李若浮 | 28th Aug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2] 測試一下回應功能2

如題


[引用] | 作者 李若浮 | 28th Aug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3] 韋鐮的回應

《後特區啟示錄》,香港青年政策研究所@CUP出版,2004年10月初版,如何買?

我第一次看還以為本文曾經刊登於雜誌《CUP》.
《後特區啟示錄》,如何出版的?

這是好文章!
民主派是否信奉的自由主義經濟學?我不肯定,其實民主派信奉的社會主義福利學.民主派沒有實際統治,很難明白自己奉行什麼政策!


[引用] | 作者 liwill | 12th Sep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4]

這本書是一本論文集﹐我只是其中的一位作者﹐其中持各種觀點的論者都有﹐應該說是一本有參考價值的讀物﹐我並不想通過這本書呼籲什麼﹐只是認為如果左派不能在適當的時候發表自己的意見﹐是很可悲的。

說到這本書﹐各大書局都有賣﹐應該不是很難找到的。

至於你說民主派究竟是自由主義者還是福利學派﹐我覺得不能一概而論。我的分析是﹐他們當中有不少是社民派﹐但是掌權的基本上都是自由主義者。


[引用] | 作者 李若浮 | 12th Sep 2005 | [舉報垃圾留言]

[5]

「七一」遊行的旁觀者

靚女甲乙丙:「我要普選」。 

請多多指教!


[引用] | 作者 田中穗 | 2nd Jul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